一個月前,教授告訴我他希望我去名古屋參加日本細菌學會中部支部總會,並且進行八分鐘的presentation,他還限定我用日文發表。

一開始聽教授這麼說時,想說你都不怕了我也沒在怕,八分鐘而已嘛。結果後來條件越來越嚴苛:自己一個人去+來回都坐夜車。一個人去是還好,這樣俺要跑啥怪地方就更自由了,但是夜車...我是一個很重視睡眠的人耶!比起發表這件事,坐夜車更讓我緊張。看看這令人沮喪的車票:
P1040613.JPG

出發前,教授幫我改講稿,還讓我present好幾次,校正我的發音。倒數第二次預講時,教授很明顯的覺得我「完蛋了」,講太慢了。我的OS:不是明天才要正式預講?稿子又還沒背,八分鐘而已是要背多久。結果太托大了,那天晚上,我從十一點背到半夜兩點...出發前最後一次預講,因為稿子背完了,行雲流水順得不得了,雖然教授對我的幾個發音還不太滿意,但基本上得到了「完璧」的評價,質問(=聽力)的部分則得到了完蛋的評價。然後我就這樣去了名古屋。因為我的日語是自己亂學為了看推理小說用的,從沒去補過習,所以聽跟講對我而言非常困難,這次得到教授的指導,才知道日語語調最好是------\的這種感覺,千萬不要來個中文的抑揚頓挫,這樣教授會瘋掉。對了,發音的校正還包括日語式英文發音,我回台灣英文會變怎樣啊....

銷魂的七小時夜車,背後的阿伯打呼超大聲,MP3半路上就沒電了。半夜其實沒什麼車,但是司機依然慢慢開。我在心裡吶喊:搞什麼!油門踩下去就對了!但這裡是日本不是台灣...心情惡劣的狀況下竟然想起楓橋夜泊這首詩: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作者被烏鴉跟鐘聲吵,我只有阿伯打呼似乎略勝;比起暈車,我更怕暈船;而且作者還一副很冷的樣子。好吧,古人比我更苦。

清晨六點,終於到達名鐵巴士總站,睡不好心情真是有夠差,導致清晨的名古屋在我眼裡越看越不順眼。坐上地鐵來到名古屋大學,整理自己的心情,歸納出四個重點:好渴、好餓、想上廁所、想睡覺。好在我自己有準備食物,在投幣機買了飲料之後,找了個位置坐下來吃喝一番,然後來到名古屋大學圖書館,假裝用功的拿了本李商隱詩選,找了隱密一點的桌椅,二話不說馬上趴下來睡覺。感謝舊舊的名古屋大學圖書館~
P1040615.JPG

睡醒再背了幾次講稿,覺得應該沒問題了,開始去找飯吃。憑著破爛日語、有點曲折的找到食堂,點了便宜的味增拉麵。來日本之後,一直覺得我從一個料理水準一百分的國家去到水準只有五十九分的國家。名古屋也沒有比新潟好到哪裡去...

Conference的地點在豐田講堂,我是第十一個講的,至少還可以觀摩前人的流程。也好險西山助教授在我出發前有詳細告訴我位置的配置大概如何。前面有兩個也是外國人的講者用英語發表,大家也都用英文問問題,我心裡想:還好,這樣我不至於看起來很怪。只是那個印度人的英文有夠爛,slides英文還有錯字,可是主持人還是可以說出:Thank you for your very intersting presentation。我聽了都快吐了!

豐田講堂,旁邊還有刻著郁達夫「沉淪」的石碑,石碑上的人像表情痛苦,跟我那天坐夜車的心情一樣。
P1040621.JPG
P1040614.JPG

輪到我坐上次講者位置時,開始有點緊張,好像在參加國中演講比賽一樣喔,因為都在背稿。上台時,我有推銷一下台灣大學是很棒的大學,歡迎大家來玩,成功博大家一笑。因為背太熟了,過程中似乎都沒出錯,結果講完...竟然被用日文問兩個問題!我當時超囧的,但是我竟然聽得懂,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用日語回答,這一定要歸功於腎上腺素! 休息時間還有一個名古屋大學的院生來問我問題,也是日文溝通...不要這樣我只是個日文遜咖。晚上的懇親會(=晚宴)。名城大學的教授跟京都大學的教授跑來跟俺哈拉,說俺日文上手(=不錯)。明城大學的教授還給我他的名片,說他母親是台灣大學畢業的,所以聽到我臭屁台灣大學很好那一段覺得很親切XDDD 後來又跟一個歧埠大學(?)的院生聊起來,也都是日文。終於到最後一刻、我聽到了中文!他是名古屋大學的院生,來自中國,他說他一看到名字,就知道我是華人;一聽我講中文,就知道我一定是台灣人,好重的台灣腔啊。
總之扣掉中文不說,那天俺講了一狗票的日文,連俺自己都佩服起我自己來了。只是神奇的這天過完之後,我的日文又回到正常水準哩~

當天住宿的地方就在豐田講堂,這講堂真厲害,一樓是教室、二樓是餐廳、三樓是guest house,三個願望一次滿足。當天一躺下去,真的睡得人事不知直到鬧鐘響起。我住的房間竟然是兩人房,房間好大,當時我就有意識到東西不能亂放,不然可能找不到,只是後來還是丟了東西。我要感謝名古屋大學本間教授實驗室的西岡老師,她知道我是外國人,在我孤身一人停留在名古屋大學期間給我好多照顧,後來還把我掉在guest house的洗面乳(三姨給我的東西,發現丟掉時我真得很懊惱)寄給我,真是感謝!

隔天中餐也在豐田講堂解決,吃便當,看起來不錯但就是沒什麼青菜。
P1040620.JPG
前一天認識的中國人跑來跟我坐同一桌,聊了好久,話題包括中國、台灣、日本的生活、習慣、學術環境、美食,但就是不談政治。他知道我想去名古屋城之後說:「那沒什麼好看的,你該來咱們中國紫禁城,估計至少有那裡三十倍大。」他說他常常看康熙來了(他說:在中國,除了政治負面的消息下不到之外,其他通通下得到。),介紹一些台灣美食很是好吃,學生會又有遊台灣很便宜的行程,他很想去。後來我們約好了如果他來台灣就寄給e-mail給我,我可以帶他去吃台灣美食。交換e-mail時,他說:你們台灣人取名字真是古典。

下午就跑去名古屋城。天陰陰的,我背著行李心情也鬱悶起來。
P1040637.JPG

然後打了電話給老哥,確定名古屋巨蛋今晚沒比賽,接受他的推薦,跑去矢場町尋找郭源治台南擔仔麵。大概聽電話抄錯地址,足足找了一個小時,而且還下了場大雨,於是在上海湯包小館吃中式菜。
P1040648.JPG
點了湯包,一咬下去就知道為什麼日本人會乖乖去鼎泰豐排隊了,湯包加薑絲,只有一句話:「慘不忍睹」。

當真是「夢裡尋他千百遍,驀然回首,卻在燈火闌珊處」。準備抱著遺憾離開矢場町時,卻意外發現原本的目的地近在眼前。
P1040653.JPG
只是剛吃飽,進去還真不知要點啥。原本點了四神湯,中國店員勸我點擔仔麵,比較便宜。她說:「別多花錢。」來日本遇到三個中國人(包括名古屋大學那位),其實都對我蠻好的。本來很怕對方動不動就要統戰我們,但其實他們第一句話都是:「中國還是台灣?」
在這裡,我的最大收穫就是遇到郭源治本人跟拿到簽名!總算在名古屋有個值得紀念的東西了~~

回到名鐵巴士總站途中,一直看到這個城市在慶賀名古屋中日龍隊拿到央聯第一。
P1040657.JPG
連菓子舖都出了優勝紀念版。
P1040659.JPG
台灣棒球什麼時後可以發展到這種熱潮呢?先從不要打假球開始吧....

在明鐵巴士總站候車,靠著幫宗買的「推理要在晚餐後」,成功打發了一個多小時的空閒。抵達新潟是早上六點,原來清晨六點的天空已經亮啦...洗完澡再洗一下衣服,睡起來已經一點了。原本坐夜車失去的半條命,醒來之後好像都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mes 的頭像
philmes

philmes

phil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hawke
  • Doala耶(←重點錯誤)
  • 你有迷這隻啊XDDD

    philmes 於 2011/11/04 12:00 回覆

  • 訪客
  • hi GG~
  • 我覺得你是無聊冰...

    philmes 於 2011/11/04 13:13 回覆

  • hawke
  • 不,其實我喜歡的是穿燕尾服的胖子,つば九郎
  • 訪客
  • goog job
  • 狐狸
  • 哇你真是太了不起了,隻身在異地還得來回坐夜車,還能這麼處變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