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之前寫在別的地方的文章,偶然看到了,回憶起那個時候我看完這本書有多麼憤怒。但是憤怒的理由就是謎底之一耶,所以未讀勿入喔~

「為了消滅自己而活著,為了活著而死去。」


那是因為「重視瞬間的燃燒甚於凍結的永恆」?所謂的「櫻花精神」嗎?

櫻花落盡,櫻樹依然挺立。即使明年依舊繁花似錦,卻也不是昨日蓓蕾了。

不停地臨摹,是為了消滅想要創造什麼的自己;但同樣是複製藝術,陳舜臣「青玉獅子香爐」裡的李同源,卻從灌注自己一生精力的香爐內,得到一輩子的寄託。

那麼在「無我天地」裡面看到的美麗,究竟是什麼?

從「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的寧靜,到「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孤寂,直至「山圍故國週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時間和空間所帶來雙重的壓迫。不斷消滅的自己,最後融入天地之間。

千年一瞬,在那瞬間回眸一望,又會看到什麼?

沒有永恆的白雪,因為朝陽出來就溶化了;沒有常開的櫻花,因為花期過了就凋謝了。為了留下永久的美麗,就只能夠用死亡來宣告

是這樣嗎?或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mes 的頭像
philmes

philmes

phil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